地图搜店 | 3G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反思辛亥革命:迷信"权力"的革命怎会彻底?
[ 编辑:admin | 时间:2015-11-09 08:33:02 | 浏览:115次 |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 | 作者: ]
2015-11-09 08:00:13 

国民党和进步党都犯了一个共同的错误,那就是过于迷信权力,只关心权力掌握在谁的手里。他们忽视了一点,若这个权力不受制度约束的话,当权的好人也有可能作恶,好人也有可能变成坏人

  • 图集展示了1911年前后各历史事件的场景和背景,描绘了当时的日常生活、社会时事、习俗传统,以及中国第一个共和国时期的政治动荡。它们铭刻着中华民族对历史的集体记忆,让人洞见前人文学作品或集体话语中抽象表述的“百年屈辱”。供图/《壹玖壹壹》后浪出版公司 刘香成编著

  • 第二次鸦片战争1856—(咨询特价)

    上海行刑场景。19世纪70年代斩首为中国古代较轻的刑罚,受刑者仅遭受瞬间疼痛。在古代中国、英国、法国等国家,斩首均会公开进行,民众围观刽子手如何执行刑罚。中国在1905年以枪决代替斩首。威廉·桑德斯

  • 香港阅兵场,远处港湾上停泊的大船是一艘鸦片船。1862年5月英国军队在香港阅兵,宣示着其对那里的主权。1842年《南京条约》签订后,香港成为英国殖民地,意味着清政府第一次正式向西方国家永久性地割让土地。弥尔顿·米勒

  • (咨询特价)—1862,广东清朝官员夫妇。弥尔顿·米勒

  • 广州街头赌博。1869年清末,赌风盛行。清政府的禁赌令使很多人转入地下活动,从此带来更多的腐败和犯罪。这张照片表现的是街头“苦力”路边赌博的场景。约翰·汤姆逊

  • 中国制造的第一辆简易蒸汽机车“中国火箭号”。1881年1881年唐胥铁路通车时,唐山开平矿务局工程处中国工人凭借时任工程师的英国人金达的几份设计图纸,采用矿场起重锅炉和竖井架的槽铁等旧材料试制而成。

  • 上海县城清朝地方衙门案审现场。1870年1843年上海开辟租借后,列强凭条约中关于领事裁判权的规定,在租界内设立了领事法庭。后1864年设立了“洋泾浜北首理事衙门”,由道台任命中国谳员与外国领事会同审理租界内与华人有关的诉讼案件。

  • 甲午战争1894—(咨询特价)

    泉州英国长老会差会附近的街景—轿中的女传教士。约1894年基督教于鸦片战争后期传入福建,1856年传入泉州,并先后在泉州形成了以不同差会为背景的许多宗派。近代基督在泉州的传播,是与教会创办学校、医院同时进行的。

  • (咨询特价)年12月16日,日本海军诸军舰将校以下兵员在日比谷列队,准备参加靖国神社大赛。小川一真

  • 青岛鸦片烟馆。1890—1910年德国殖民青岛时期,对鸦片实行高税专卖,制定了许多限制措施。1905年,华商刘子山在北京街开设“立升官膏局”,公开贩卖鸦片,毒品从此在青岛泛滥。

  • 平壤被俘的清军士兵。1894年9月16日平壤陷落后,约有600名在朝鲜作战的中国军人被俘,照片中是其中一处关押场所。小川一真

  • (咨询特价)年1月6日,日军第二军随军医院为中国战俘治疗。小川一真

  • (咨询特价)年,香港九龙被斩首的抢劫“南武”号的海盗。1890年12月10日,德忌利轮船公司的“南武”号轮从香港启程开往汕头,乘客多为美国华侨。是日下午,伪装成乘客的海盗持械占据了驾驶台、机房、船长室,强迫护航人员缴械。这时海面有6艘海盗船接应,将财务及船上货物运走后扬帆而去。香港当局请求中国政府帮助缉盗,约半年后以黎亚七为首的劫“南武”号的20名海盗先后被捕,并押运到九龙城斩首。

  • 义和团运动1898—(咨询特价)

    (咨询特价)年,北京慈禧在游船上。1902年慈禧太后看到俄国沙皇送来的着色全家照后对摄影产生了兴趣,1903年即诏驻法国公使裕庚之子勋龄进宫为自己拍照,并时常扮作观音菩萨,变换各种背景。这张照片是1905年她七十寿辰前再次扮作观音菩萨于中海平底船上的化妆照。裕勋龄

  • 因责打妻子而受罚的丈夫。约1900年直到晚清时期,传统的中国家庭中,家长仍拥有最高权威,有权实施家法。旧的司法制度在夫妻纷争方面,对妻子的处罚比丈夫更重。而在晚清和早期共和时代的新法典中,则已承认个人不可剥夺的权利以及男女平等。

  • 约1900年,青岛德国部队架设大炮。1897年,德国派兵强占青岛后,对青岛进行军事殖民统治,“一战”爆发后,日本取代德国侵占青岛。

  • (咨询特价)年,青岛,中国妇女与德国士兵合照。

  • 北京,被义和团烧毁的东交民巷。1900年义和团在北京攻打教堂与使馆,烧毁洋宅134所,教堂18座,施药房12所,医院8座,杀死很多传教士和教民。

  • 北京故宫里行进的美国军队。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城后,北京城被划分为数个区域,交由各参战国家管理。为了表示“尊重皇室”,紫禁城内并未驻军,但是美国军队驻守在紫禁城的午门外,日本军队驻守东华门、西华门和神武门。

  • 日俄战争1904—(咨询特价)

    桂林公立学堂运动会。1905年1905年,广西桂林公立学堂举行运动会,左边是省府大小官员,中、右是洋学堂的学生。满清官员的补服与学生的西式制服左右分立,正是新旧交替变革时期的缩影。

  • (咨询特价)年,大连旅顺港,日军军官目击俄军舰被击沉场面。

  • 旅顺俄军在战场上的葬礼。1904年11月手持香炉的神父和捧着祈祷书的助手正在举行宗教仪式,让这些死去的俄国士兵的灵魂得到平静与安息。尸体旁边是挖好的大坑,简单地安葬阵亡者。日俄战争中,双方都伤亡巨大,据摄影师描述,这些尸体只是一部分,镜头外还有三倍于此的尸体亟需埋葬。

  • 沙俄占领下的大连市大兴土木,呈现西方城市的面貌,1904年大批中国劳工被强征从事无偿的建筑工作,以兴建沙俄在远东的出海港口城市。

  • 武昌起义(咨询特价)

    武昌七个爬上墓塔的人。1909年4月清末新思想的引进,让很多人认识到强身健体是改变命运的途径,遂聚众练习传统武术。

  • (咨询特价)—1911年,清军在革命前夕进行操练。

  • 汉口被俘虏的革命党人。1911年10月几名被俘虏的革命党人被绑在大智门火车站,由两名清军看守。从他们的衣着上看不是正规革命军,他们往往生活在社会底层,清军反攻后才加入革命军。

  • 军阀内战1912—(咨询特价)

    北京南苑飞行教练场。1913年5月25日南苑飞行教练场于宣统二年(公1910年)修建,民国二年(公1913年)9月1日正式成立,以李志义为校长。此为五个西方人在一架高德隆G2式双翼飞机前拍照。高德隆G2式双翼飞机是中国引进的第一种飞机。

  • 华盛顿会议会场。1912年11月12日—1922年2月美、英、法、意、日、葡、比、荷、中九国在美国华盛顿召开会议,讨论限制海军军备等问题。会议另一个重要议程是关于中国的山东问题,中国代表要求取消日本的“二十一条”。在美国的压力下,日本被迫放弃在中国的局部利益。

  • 北京屋顶上的溥仪。20世纪20年代1912年溥仪逊位时,还只是一个不到六岁的孩子,享受着“皇室优待条件”,在紫禁城中的生活可以说是无忧无虑。在故宫保存的溥仪照片中,可以看到一张他站在千秋亭西侧房顶上的照片。

  • 蒋介石与宋美龄的结婚照。1927年蒋介石(1887—1975),名中正,字介石,国民党党、政、军主要领导人。宋美龄(1897—2003),与宋霭龄、宋庆龄并称为宋氏三姐妹,父亲为富商宋嘉树。宋美龄是蒋介石的第四任妻子。

  • (咨询特价)年7月6日,北京,国民党领袖在西山碧云寺孙中山陵寝安置处举行孙中山的祭祀典礼。

  • (原标题:反思辛亥革命:迷信“权力”的革命怎会彻底?)

    “回顾从辛亥革命到民国建国的这段历史可以看出,因为只注重权力,所以无法建立一个新的民国,可以说有民国之名,而无民国之实。

    国民党和进步党都犯了一个共同的错误,那就是过于迷信权力,只关心权力掌握在谁的手里。他们忽视了一点,若这个权力不受制度约束的话,当权的好人也有可能作恶,好人也有可能变成坏人。应该用权力来限制权力,但当时的国民党人和进步党人都没有想到这一点。”许纪霖说。

    6月8日下午,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系教授许纪霖举行了《一场由新政引发的革命:辛亥革命百年回眸》的演讲。他围绕“一百年前怎么会发生革命”和“为什么革命以后无法建立一个共和体制”这两个问题,对从清末新政到民初共和这段政治史进行了重返与反思。 在一百年前春天的时候,整个中国看上去几乎完全没有革命的迹象,谁也没想到在秋天会发生一场革命,而且这场革命竟然结束了两千年的专制统治。革命是如何发生的?它的秘密究竟在哪里?

    辛亥革命以后建立的是中华民国,一个两千年帝制的国家竟然在亚洲第一个建立了共和国,虽然这个共和国名义上是民国,但实际上最后建立的民国有名无实。不仅人民没有当家做主,而且民国初年发生大乱,最初成为一段议会民主制的实验,实验失败后,袁世凯恢复帝制。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为什么革命以后无法建立一个共和体制?

    晚清新政的不彻底造就了三股新的政治力量,第一股是以孙中山(图一)等为代表的潜伏于体制外面的革命势力;第二股力量是在体制边缘的地方士大夫精英,比如张謇(图二)和汤化龙(图三)等人;第三股力量是体制内部袁世凯(图四)所代表的北洋势力。

    1 新政诱发革命

    革命之前有一场晚清新政,用今天的话说,叫改革,就是统治者自身进行的制度改革。革命的遗嘱总是由刽子手来执行,戊戌变法虽然被慈禧太后一个巴掌打下去了,但是到了1900年以后,八国联军打进来,最后签订了耻辱的《辛丑条约》,慈禧太后知道不改不行了。开始是清廷的自我变革,1901年开始晚清新政,到1904年以后开始加速,因为1904年发生了一场日俄战争,这场战争竟然是日本人打败了老牌的俄国帝国——黄皮猴子打败了老牌的北极熊。当时舆论总结说,这是立宪国打败了专制国。日本已经开始民主维新,君主立宪,俄国还是个专制国家。于是大家说,主要因为日本的制度好,立宪是先进的,专制是落后的。1904年后,整个中国开始有了强烈呼声,要求立宪,所以晚清新政在1904年后开始加速,特别是到了1905年科举制度被废除之后。

    (咨询特价)年科举废除一百年的时候,我在《文汇报》发表过一篇文章《没有05,何来11》,也就是说,如果没有1905年科举制度的废除,很有可能没有1911年的辛亥革命。最早发动武昌起义的是新军中的青年军官。这些青年军官本来都是要考科举的,但科举制度废除后,精英们开始分化流向社会。

    这些精英各奔前程,经商的经商,搞教育的搞教育,还有一批人开始从军。晚清舆论认为军人很光荣,而且要振奋武力,军事救国。大批有为的年轻人开始从军。当时到军事学堂读书,是很时尚的事情。周作人晚年写回忆录时也很得意地写上一笔,说早年也曾当过海军。从军中的一批人,后来又到日本读士官学校等各式各样的学校,然后带回来满脑子的革命思想和现代化思想。他们到了新军之后都做了青年军官,当然不满意当时腐败的体制。“没有05何来11”,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跟科举制废除有关。事实上在革命发生前的十年时间里,中国在变化,社会方方面面都发生了巨变。各种教育制度改革、企业制度改革,商会成立,法律改革,各种改革都已经开始,而不是一团漆黑,一片沉闷,革命也不是于无声处听惊雷。改革以后这个制度似乎在慢慢变好,但竟然发生了革命。这场革命是一场由新政诱发的革命。

    2 新政造就了三股政治力量

    新政是一场改革,但改革是一把双刃剑。改革如果迅速彻底,它将是革命的替代物,万一改得不好,改得不彻底,那就是革命的诱导剂。晚清新政由于它的不彻底,恰恰成为了一个革命的诱导剂。新政造就了几股新力量的产生,改革是一场资源重新分配的过程,政治资源、社会资源和经济资源重新分配。一些阶级起来了,一些阶级下去了,一些阶级崛起了,一些阶级消解了。新政主要造就了三股新的政治力量。

    第一股是以孙中山、黄兴为代表的潜伏于体制外面的革命势力。这批人用传统的话说,不叫革命者,叫游士和游民。通常到了王朝末年的时候,在体制内就会有一批人被抛出来,成为体制所不能容纳的游民。会党就是一批游民,但游民自身不能成事,要有读书人来引导,读书人就是游士,也是游荡在体制外的。恰恰是这两股力量合起来,就是会党(游民)和革命派(游士)。革命派大部分都是知识分子,是读书人。这批游士不是传统的游士,而是满脑子革命思想的游士,这股力量虽然平常看不见,但潜伏在民间。

    第二股力量是在体制边缘的地方士大夫精英。这批人就是太平天国以后出现的一股力量。明末士大夫很活跃,比如东林党、复社,成群结队建立各种结社,然后向朝廷提意见。这就是清议。复社当时在苏州虎丘塔下集会,竟然有一万多人。清朝以后就开始压抑士大夫力量,觉得这是一股很可怕的颠覆力量。整个清朝士大夫大都是犬儒,考科举的考科举,要么就是做考据。但是到了太平天国以后,地方的精英开始崛起,以镇压太平天国为名,这批士大夫精英可以拥有湘军、淮军等地方军队,自己有税收厘卡。太平天国运动之后,这股力量已经尾大不掉,各省的这批士大夫精英说话非常有分量。晚清以后各种各样的改革,都是由地方自下而上开始的,而不是从中央开始,这和俄国革命、法国革命都不一样。地方的士大夫精英就是当时从洋务开始改革的核心,在改革当中,特别是到了晚清新政,虽然也是由朝廷颁布的新政,但整个动力都在地方。

    美国学者周锡瑞对辛亥革命的经典性研究表明,晚清新政只是属于上流社会的变革。精英阶层在新政中拿足了好处,利益大大扩张,各种新政都是由精英来办的,包括办教育、办实业,其中有各种新的资源、新的好处可以分享,精英在整个新政当中都是既得利益者。但新政带来的苛捐杂税和通货膨胀,却要让底层社会来承担,广大民众就成为改革的牺牲品。他们普遍对新政不满,民怨沸腾,民众当时对新政有一股强烈的反弹力量,这股力量也就成为后来革命的一个很重要的社会基础和心理基础。

    按照中国历史的政治传统,士大夫是惟一具有政治特权的阶级。老百姓莫谈国是,士大夫可以参政议政。士大夫是否和朝廷同心同德,这很重要。这场晚清新政所释放出来的力量太强大了,在人心当中唤起的是一股前所未有的人性之恶——私欲、欲望的力量。希望占有更多物质,从而拥有更多更大的权力,所以在新政当中获得好处的精英们,并没有因为已经在经济上捞足了好处而满足。他们在立宪这样一个新观念的号召下,特别是看到立宪国日本在日俄战争中获得了胜利,他们开始希望从一个经济上强大的阶级上升为一个政治上强大的阶级,也就是说他们开始要和清帝分享权力。所以,这个时候,这些士大夫们开始政治化。而这个时候清廷由于搞新政需要地方精英参与政治。清廷从1906年开始被迫筹备立宪,准备用九年的时间筹备立宪,在立宪前首先要开始地方自治。1909年通过选举产生了各省咨议局,过去非常分散的士大夫开始有组织了,地方士绅们的政治参与得以组织化,在体制边缘形成了一股正式的、合法的政治力量。这些地方精英的政治胃口开始大增,不满清廷九年后立宪的远期承诺,发起三次请愿运动,要求立即召开国会,尽早立宪。法国大思想家托克维尔在分析法国大革命发生的原因时指出:革命的发生并非总因为人们的处境越来越坏。人们耐心地忍受苦难,以为这是不可避免的,被革命摧毁的政府几乎总是比它前面的那个政权要好,一旦开始变革,苦难就开始变得不可忍受。对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他开始改革的时刻。这个定律也完全可以用来说明晚清。

    第三股力量是体制内部袁世凯所代表的北洋势力。在晚清,北洋代表着改革派,是正面人物。特别是袁世凯,如日中天,是国家重臣,几乎所有晚清的新政都是他推出的,他当时代表着一个改革的形象。北洋是新政改革的有力推动者,在新政当中也是捞足了好处,通过编练新军,整个北洋成为当时最大的实力派,也是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到了清朝的最后十年,他们在权力中心日益坐大,掌控了国家军事、经济命脉,尾大不掉,成为清廷担惊受怕的异族势力。当慈禧去世,小皇帝溥仪即位,清廷第一件事就是将袁世凯打入冷宫,“回籍养疴”。袁世凯虽身处乡野,却时刻窥探着局势变幻,准备有机会东山再起。虽然袁世凯被削下去了,但北洋这股势力还在,还是他的人,都是他小站练兵带出来的,这股力量具有极大的颠覆性。

    晚清清廷迫于形势搞新政,但是改革也从潘多拉的盒子里释放出了三个魔鬼,这三股力量释放出来后,就再也收不回去了。用美国哈佛大学著名政治学者塞缪尔·亨廷顿的话说,这叫做“参与爆炸”。在现代化的发展过程当中,由于社会流动的加强,就会形成参与感的加强,最后会形成“参与爆炸”,就是很大的政治参与的压力。这个时候,它会考验统治者的智慧。倘若统治者明智且有魄力,当顺应时势,通过立宪,将新政所释放的动力,引入宪政的池子,让他们到国会里面去相互竞争,从而以制度转型的方式保持秩序的稳定。然而,气数已尽的清朝最后一代统治者,敢于搞新政,却没有勇气开放政权,面对日益高涨的参政压力,最后来了个倒行逆施,推出了一个皇族内阁以垄断权力。这一下激怒了所有被动员起来的政治力量,不说民间的反满势力,即便是温和的士绅阶级和权力中心的北洋势力,也从此心怀异心,谋求突变。

    本文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 。更多精彩,请登录环球网 http://pic.lshou.com/pic/www.huanqiu.com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外媒关注轰炸机解放军:航母开建战.. [下一篇]中国陆军火箭炮俄媒盘点最厉害武..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